现金赌博

回收垄断背后生怪胎 黑箱操作暴利惊人(图)

  废品回收业一经垄断后暴利惊人,再加上幕后操作,惠阳和东莞等地一直合法从事此行的“破烂王”们可能面临出局的窘境。

  国务院出台的《关于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决定》中,有“打破地区封锁和部门

  --

  、行业垄断,查处行政机关、事业单位、垄断性行业和公用企业妨碍公平竞争”、“打破地方封锁和行业垄断,彻底清理并废除各地区、各部门制定的带有地方封锁和行业垄断内容的规章”的精神,然而,埋藏在回收业后面,有着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垄断与黑箱操作……

  1997年,惠阳市有关部门出台规定:该地三资、三来一补企业及其它从境外进口原材料的企业,所生产的废旧金属物资、废料、边角料,统一由惠阳市金属物资回收公司收购。主管的惠阳贸易局刘副局长对记者解释此文件出台的理由是:“以前惠阳境内回收行业收赃窝赃问题多,城市用沙井盖、公用设施常常不翼而飞,最后都被卖到废品站,为改变这一现象,我们多个部门出台了那份文件,委托市回收公司经营。”

  然而,惠阳市金属物资回收公司仅几十人,难以经营偌大一个地区的废品回收。取得该经营权后,他们只是分片发包,100多家废品收购从业者要向该公司上交3500元/年的年审费、2400元/年的管理费等。该公司变成了从业者头上的“行业行政管理部门”,垄断了行业经营,收取的各种费项还逐年上涨,谁不服不交就不许从事这一行。

  从这一年起,原来许多从事此行的、拥有全套合法的工商、公安许可证照的“破烂王”们,在当地变成“不合法”,谁想从业就得与垄断者签定承包合同,并向回收公司交管理费,否则就不能从业,得不到地方有关部门的证件。但怪的是,没有公安、工商证照的人,只要和垄断者签了承包合同,反倒能够从事回收行业。采访中,不少“破烂王”们质问:这是谁赋予的权力?回收公司是否有资格这样做?

  另一方面,一些企业想把生产废料卖给其他出价高的收购商也不行,自觉自愿的买卖行为演变成为强买强卖,买卖双方怨声载道。

  在惠阳从事废品收购业务的郑和营在1998年与回收公司签了一年合同,除了交各项费用外,还要向该公司交6万元管理费。从第二年起,对方收费不开收款收据,郑于是拒交管理费。该公司派人到处拦截郑的金湖废品公司的运货车辆,1999年4月30日,郑的人车再次被回收公司指使治安队扣住。经郑和营上告后,惠州市公安局认为惠阳方面未按法定程序办案,发文责成惠阳方面重新处理,但惠阳方面扣着车辆不还,郑被迫采取法律行动,起诉对方越权扣车。当年8月,惠阳市法院作出“退还车辆”的判决,但对方一直置之不理。

  戴维永,原在秋长镇经营回收生意。该镇的回收站为了独霸市场,动用黑恶势力将其赶走,并抢了他的货棚和货。在淡水,当地承包者派专人在公路上游弋,一见有收买佬经过就追赶,还抓人抢货,强行以远远低于市价的价格收购,对不从者则施以拳脚棍棒。

  原来在惠阳秋长镇,一吨纸皮的收购价是900多元,承包者出的垄断价是600-700元;戴维永收废铁的价格是1100-1200元/吨,他被赶走后,承包者的收购价只有600-800元/吨,垄断导致的暴利可见一斑。

  由于回收业垄断操作后暴利惊人,而且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暗箱操作,在东莞凤岗,有人以1200万元/年竞价承包该镇的废品回收业务,但败给了只出价800万元/年的承包者。承包商动用有关人员上路任意查车、扣车、打人、抢货、扣留物资,罚款还不开具发票。垄断经营后,承包商强制压价、短斤少两,对小从业者动辄以暴力相向,多人被打致残,斗殴事件频繁发生。

  一名有合法手续的“收买佬”陈创伟,今年5月在收买废品时,被凤岗回收公司一私人承包商拦住车要抢货,陈创伟不肯,对方即叫了几十名烂仔殴打他这一方的十来人,最后竟然还追到其家殴打其全家人。陈被迫报警,对方见打伤多人,当时表态说赔偿医药费,但事后一直不再理睬。

  而另一名在凤岗从事废品回收不久的27岁湖南人易湘友就更惨了。6月15日,七八个垄断者的下属冲上来抢他的货,易不肯,招来这伙人用木棍、铁棒毒打。他一边跑,那伙人一边追着打,最后他被打到严重肾伤入院。出事后那伙人威胁他不准报案;易报了警,警车将他拉到了天堂围派出所作了记录,然后送他到医院救治。易要求打人一方出治疗费,对方一直置之不理。

  记者采访时,不少“收买佬”向记者投诉:“凤岗的从业者先后被抢了百余车货,保守估价就达300万元以上。”

  今年9月23日下午,因与合作方的加工厂有合同,东莞凤岗浸校塘合成五金塑胶厂三车塑胶片(价值十来万元)在路经镇政府门口时,被有关方面以违规为由强行抢走,理由是“凤岗镇有令,不论是塑料加工还是废料,一律由指定废品公司回收”,而且未办理任何扣押手续。

  东莞有关部门也意识到这一问题,曾下达《关于严禁公路“三乱”行为的通知》的文件,文中指出:东莞治安队、城监队、汽车站、废旧物资回收公司等单位曾多次发生公路“三乱”被省政府予以通报批评……应坚决杜绝上述人员上路查车、收费、罚款,否则追究责任人和主管领导的行政责任。今年6月,由东莞市几个部门组成的调查小组来到凤岗听取意见,但至今不见调查结果。

  “收买佬”们吃得亏多了,也学起了法,他们经研究后指出:地方出台的土政策与国务院、省市文件规相悖,他们举例说:“违反了国家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第七条、省1999年‘保护个体私营企业发展的法律法规’。”他们拿出收藏的一张报纸,上面登载了东莞厚街治理废品收购“三乱”的经验:堵塞后门拍卖废品回收权。他们说:“前些年东莞厚街镇回收行业面貌与凤岗一样,后来厚街镇政府改为向社会公开竞投招标经营,一切公开化后,涉黑腐败问题也迎刃而解。”

  废品来历不明操作危险 南京废品“黑市”火爆(2001/11/29 06:10)

  经常收到废炮弹等爆炸物品 废品站上交百枚废炮弹(2001/09/27 17:13)




相关阅读:现金赌博

上一篇:贵阳水泥砖头机器办一个环保砖加工厂多少钱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