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金赌博

用电子商务破解“钱荒”难题

  工人工资上涨、人民币升值导致出口利润下降——原本就利润微薄的玩具行业,如今与眼镜、打火机、纺织品、制笔、锁具等众多传统行业一样,几乎要被最后一根稻草——银行停止向部分中小企业发放贷款而压垮。

  我们特意调查了几家知名玩具企业,以实录的方式展现这些在危机中“挣扎”的企业现状。他们正在做的,或者即将进行的事业,或许能让其他在危难中的中小企业看见一丝曙光。

  6月27日,国内有媒体爆料,珠三角3000多家玩具企业被银行停贷,多数企业生存艰难。义乌市某知名玩具加工厂老板尹乔(化名)感慨,眼下虽是盛夏,却感觉有如寒冬。

  义乌市玩具行业不仅在义乌市占据贸易主要地位,在全国也是“三分天下有其一”,每年七八月份,玩具行业进入旺销期,来自全球的圣诞玩具订单会集中在这一段时间爆发。

  此时正是大量中小企业急需资金的“饥渴期”,大量订单到达的同时也意味着企业必须垫付一大笔资金投入生产。今年上半年以来,来自银行的限贷消息一次次让尹乔的心抽紧。这个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,属于“抵押物较少而资金需求量较大”的贸易行业,银行对其发放贷款格外谨慎。

  “其实中小企业贷款难也不是今年才有的事情,但是最近表现得特别明显。”尹乔说,虽然今年上半年自己弄到了一笔贷款,生存暂时不会出现问题,但是身边有朋友就因为没贷到款而处于半停工状态。

  除了外部原因,玩具行业自身也存在问题。尹乔说,一方面国内生产成本不断攀升,无论是人力成本还是不断高企的原材料价格,都让企业感受到压力。而这两年由于全球整体经济环境的低迷,老外下订单时老是想压价,有时候价格被压得太离谱,不少人干脆就懒得接订单了。

 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,根据工信部的调研结果,目前温州大约有20%的中小企业处于半停工状态。“这是不争的事实!”在周德文看来,今年温州中小企业情况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加危急,如果外部环境和国内经济政策方向在今年下半年仍没有改变,可能处于半停工状态的中小企业数量会翻倍。

  省中小企业局较早前也发布了调研报告,承认中小企业确实面临着诸多问题,比如生产成本大幅上升、企业融资困难、浙江多数地区民间借贷利率年息已在25%-30%之间、电荒中各地优先保证大企业用电的措施对中小企业生产影响严重等。报告指出,中小企业中一些产业链、价值链低端的中小企业遇到的困难尤其突出。

  就在玩具行业普遍叫苦不迭的时候,义乌“爱就推门”玩具公司却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童元智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之一,在义乌玩具业,他几乎是明星一样的人物。2008年,他的头衔还是义乌市玩具行业协会秘书长,现在,他的头衔已经换成了义乌市网商协会秘书长。

  头衔的变化说明他的身份在转型,从传统的玩具制造业,向专注内销的玩具渠道商转变。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,童元智就意识到了传统玩具行业的致命缺陷——既受制于国际经济形势,缺乏核心竞争力,同时也存在中小企业普遍存在的融资难题。

  2009年初,童元智将手头的玩具加工厂交给弟弟打理,自己和另外两个伙伴开创玩具行业的销售新渠道——在网上借力于淘宝、拍拍等第三方支付平台,建立B2C销售渠道;线下则发展“爱就推门”连锁玩具加盟店,针对国内二、三线城市,采购优秀的适应于国内消费市场的玩具投放市场。

  2011年6月,就在大批玩具企业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,童元智的加盟店在全国扩张到了400多家,年底将达到500家。此外,线%的速度递增,拥有了几万个会员。

  为玩具大牌迪士尼做了10年代工的杭州嘉裕玩具厂,也在2008年开始了自己的转型之路。在今年大多数玩具企业资金吃紧的情况下,嘉裕却扩建工厂,吸引那些喜欢他们“飘飘龙”品牌的80后、90后来参观。嘉裕从2008年开始在网上试水自主品牌飘飘龙,到今年6月,飘飘龙的明星产品——3只熊,已经为老板老夏带来了3300多万元的销售额。现在,嘉裕对于那些拼命压低价格的外单失去了兴趣。

  电子商务给传统的玩具行业带来了一线生机,在童元智看来,国内的玩具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迫切需要转型,尤其是那些以贴牌为主业的外贸企业,因为缺乏自主创新,使得核心技术受制于人,而且存在因设计缺陷而被动承担责任的风险。而针对国内市场的B2C电子商务,企业由于不用垫资也不用担心被拖欠货款,在周转资金以及话语权方面要宽松得多。




相关阅读:现金赌博

上一篇:地方去产能政策“来势汹汹” 水泥厂接连被淘汰!小型水泥企业“前途”已定
下一篇:没有了